黎族语言文学百科

广告

散文《我的后妈》看过吗?

2017-12-15 23:40:57 本文行家:董亚岭

散文《我的后妈》--原载:《三亚文艺》2017年第3期(总第四十二期)-- 作者:吕世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   的  后  妈(转载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吕世雄 

        

     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母亲,但未必都有后妈。我的后妈是一个平凡的农家妇女,现在依然健康地活着。

      我的母亲十六岁就嫁给了我爸,她的一生是短暂而又辛苦的一生。为了一个家、为了她的儿女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最终积劳成疾。1987年8月的一天,年刚过不惑的母亲就永远离我们而去了。

      父亲和母亲同龄。父亲哪时候在农场并场农村队当卫生员,哪个年代叫赤脚医生。母亲去世后,这个家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在父亲一个人的肩上。为了我们兄弟读书,父亲一边积极工作,一边辛勤打理着家里的4亩水田,每年还开荒十多亩的山兰,种些玉米、番薯和豆角之类以补贴短粮之需。

     按当时农村人的习俗,丧偶后若续弦,要等三年之后。1990年夏末,我发现干姑(父亲认的干妹)来家里串门的次数忽然频繁了。且每次来似乎都在和父亲谈论着一个话题,我在旁边的时候,他们会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,好象生怕我听到似的。

      此后不久的一个傍晚,我从外面回家,发现家里多了个女人,约摸40岁的样子,个子矮小、皮肤很黑。这女人就是父亲给我们找的后妈。后来听说她和干姑是表姐妹关系,这时我才明白了干姑之前常来串门的原因。后妈有3个孩子,2男1女,大的我已不记得哪时候该有多大,但带来的小女孩哪时仅有3、4岁左右的光景。她丈夫也是因病离世两、三年了。且祸不单行,在1989年的哪场大台风中家里刚建好的大瓦房被台风刮倒了。

      我爱我的母亲!我常怀念我的母亲!母亲去世后的头几年,我不知有多少回是半夜从梦中哭醒的。所以,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后妈。我没有和后妈说话,哪怕是一声招呼,直到父亲去世之前。我恨她!恨她在我还没有从失母的悲痛中走出,她又给我带来更多的苦恼。于是伯父伯母叔父叔母轮番给我洗脑时,我半句话也听不去。就这样沉沉闷闷过了两年。1992年我愤然离开了这个家,和现在的妻子裸婚了。

      我经常回家看父亲。哪时才40多岁的他已是一头白发。可能是因为做儿子的不理解当父亲的苦衷,加上操持着两个家的原故,憔悴了许多。我们这边4亩多田,后妈哪边也有6亩。父亲和后妈总是两头走,这边播完秧又过哪边插秧,插完哪边的秧又回这边看水、撒肥......一年到头就这么忙碌着。每看到此情景,心中难免抱怨父亲几句,说他自讨苦吃,有时还因此吵起来。而后妈在一旁总不吱一声。现在想起,很是内疚。

      直到2000年,我们兄弟合计把老瓦房拆了建一座平房时,我对父亲说:新房屋盖好后,不许再与后妈来往,您吃的穿的用的我们做儿女的一概负责。父亲不作声,算是同意了。

      新房盖好后,果真就没见过后妈来过。倒是每次回家,见到父亲的次数就少了。有一次,我给父亲送米,只见铁将军把门,问邻居,邻居说他上山采草药了。父亲的草药在我们哪一带,可也算得上是有名的郎中,跌打扭伤骨拆补气壮神还真有几下子,三天两头总有村民找他拿药,有的带一、两斤米酒来换,也有给一元、两元的,更好甚者,伤病痊愈后,拿鞭炮烟酒锦旗上门道谢。他经常上村后头的大山去采草药,小时候我就喜欢和他一起上山采挖草药,一来有不知名的野果吃,二来可以学点东西。时至今日,我还记得一些药名和一些药方呢。可是当我入屋后打开电饭煲一看,里面不知什么时候未及倒掉的剩饭已冒泡泡,并发出阵阵酸味,看来父亲已离家许些时日了。我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。可邻居为何也这么骗我呢?

      我不想道破个中秘密,开始学会了容忍。这样过了几年,见父亲精神比以前好多了。可天有不测风云。2007年我们全家回老屋和父亲过春节。按当地习俗,除夕这天贴完门神、对联后就不能往门外扫地,要等到大年初三才能打扫,并且要把垃圾收集好往大路边丢,意为送邪。初三哪天我们扫完地便回了单位。第二天一早,我接到父亲发病的电话,便匆匆忙忙赶回家。原来是突发脑溢血,虽经送医院抢救,但还是走了。从发病到离世,后妈一直陪伴在父亲身边。当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,后妈紧紧地抱着父亲的头,轻轻呼唤着父亲的名字!人已哭成了泪人。

      送走父亲后,我很少见到后妈了。只是后妈两个孩子结婚时,我全家都去帮工和尽点当哥的义务。平时少有往来。

      步入中年,才渐渐悟得许多人情世故。可都已经晚了。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们愿为父亲和后妈,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!父亲,请原谅我当年年小不更事吧!后妈,清宽恕我当年的鲁莽!感谢您对我父亲的爱,更感谢您陪伴我父亲走完人生的最后的路!今天,好想好想叫您一声:妈妈!

      妈妈,祝您永远健康!

 

        原载:《三亚文艺》2017年第3期(总第四十二期)  作者:吕世雄(黎族)


       作者简介:吕世雄,男,1968年8月生,海南省陵水县人,黎族。原系海南省农垦国营岭门农场干部,现供职于陵水县光坡镇岭门居。业余从事诗歌、散文、小小说创作。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。至今已在地市级以上报刊发表作品上百篇(首)。

参考资料:
[1] 《三亚文艺》2017年第3期(总第四十二期)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董亚岭董亚岭,男,海南省三亚市人,黎族。系海南诗社会员,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、副会长,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。“黎族百科”网、“黎族语言文学百科”网主编。

分类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