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族语言文学百科

广告

散文《青芒果之忆》看过吗?

2017-09-23 01:14:55 本文行家:董亚岭

散文《青芒果之忆》--原载:《椰城》2017年 第9期(总第253期)--作者:胡天曙

青芒果之忆(转载) 

胡天曙(黎族)


         悠悠岁月,如烟似雾。童年的时光,在低矮的茅屋袅袅的炊烟中飘飞。

       那时,有一天下午,村中搞个小型欢迎会,欢迎两位男女知青,来村里工作。两位知青,均二十岁左右,听说是从县城来的,男的叫阿成,长得文净,帅气十足。女的,名吟女,身量苗条,肤白,气质好,是个标准的美女。欢迎会后,知青阿成与村中男青年搭铺,在我家一日三餐吃饭。吟女则去女家,在其家同宿同餐。知识青年,上山下乡,接受贫下中的再教育。知青,与村民同吃、同睡、同劳动,过着那个特殊年代的“三同户”生活。
      他们白天参加田间劳动,或山上作业。晚上则教村民文化课,组织文娱生活,丰富乡村的夜生活。知青阿成待人和气,脸上总是挂着微笑,村里大人小孩都喜欢他。吟女是大美人,能跟她说一句话,是令人高兴和自豪骄傲的事呢。一天,村人在稻田里插秧,吟女高手卷裤脚,弯下腰与村姑学着插秧,那白胖胖的大腿,及窈窕的身段,很美很诱人。村中有个小伙子,借机与她聊几句话,看得人心酸溜溜的。两位男女知青,给我们带来知识和许多快乐。时光在鹩哥声中流逝,岁月在孩童如花般的笑脸走来。几年的知青生活结束了。离村的那天,村人搞个送别会,村人哭了,两位知青亦泪眼婆娑。知青和村人近几年的情谊,在眼泪中化作美丽的回忆。那天上午,阿成把在我家吃饭的餐费,给我母亲,我母亲推辞不收,他就钱留在门楣上,一溜烟跑了。知青分几批上村下乡。过不久,又来一位姓黄的知青,他理个陆军头型,听说是当过兵的。姓黄的知青,体格健硕,神情略有威严,留着部队生活的稳健作风。他对村人也很好的,村人很尊敬他亲近他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知青的生活时代停止,知青陆续返回县城。听说知青阿成和吟女当上干部,而姓黄的知青,也当上公社书记,几年后得上重病,发疯了,活得凄惨的。几年知青浪漫而艰苦的岁月,记录了那特殊年代悲欢离合的故事。
      读初中时,有三位好老师,令我此生难于忘怀的。第一位是姓周的,周老师是台湾藉的,因海外关系及“臭老九”的政治原因,下放到偏僻乡村学校教书。“臭老九”是那个特殊年代绝望的名词,许多“臭老九”因此家庭离异或自尽,惨不忍听。周老师任辱负重,国家的悲剧,个人的痛苦,化为民族培养人才,创造新的希望,酸甜苦辣飞扬在教鞭上。他教我们代数课,其教态亲和,教学有方,循循善诱,我们爱听他的课,同学们的代数成绩分数高于其他科分数。时光飞逝,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上初三。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,班上组织征订复习考试资料,我因无钱上交,只是暗自焦虑和无奈。一天下午放学后,周老师微笑地拿一册代数复习资料给我,且不收资料费。捧着崭新的《全国中专代数考试题及答案》一书时,嗅着芳香的墨气,我激动莫名,感谢周老师!感谢,雪中送炭!考上中师后,我们没有时间,回到学校看望老师,再也没有见过周老师一面。后来,听说政策改变,周老师调回县委,任侨联办主任。我就读初二时,学校来了另一位老师,也是姓周的。周老师年青,中等身材,戴一副眼镜,也长得帅气逼人。下午放学后,夕照溶溶,学校的球场上,周老师时常和学生打蓝球,玩得不亦乐乎。周老师上语文课,并要我们经常写日记。有一天,我把日记本交给周老师,几天后,班长把日记本从周老师取回,发到每位同学的手中。我静坐课桌,翻开笔记本,在那巴掌的笔记本上,我描写雨后的情景那段话“黄昏,太阳好像懒了,不肯露出红脸……”周老师划上红笔,给予好评。因周老师的评语,让我感到自豪,从此对写作产生兴趣。后来,周老师在作文写作课上,要求我们写记叙文时,要做到夹叙夹议,一边叙述一边议论。一年后,来了一个年轻老师,姓卓。卓老师是教我们初二代数的。那时,卓老师刚从学校大学毕业,恰风花正茂,工作热情如火。在我初三将要毕业时,他给我指导了报考志愿。再后来,我们在外读书工作,卓老师因工作能力强,任学校教导主任,几年后任校长。以后,卓老师调到县一所中学任校长,而在这几年内,未见过卓老师一面。数年后,我在县城见卓老师,那时他得了重病,许多人为捐款治病。再过几年,卓老师就溘然离世。卓老师英年早逝,令人惋惜的。后来,还有一位物理老师,男的,化学老师,女的。这些老师,年纪皆在二十多岁左右,青春年华,意气风发。他们教学认真,方法新,吸引着我们学习知识。

      那年七月中招考试,我班有百分八十以上的同学考上,打破学校历史上记录,姓邢的校长,脸上挂满骄傲的笑容,村人纷纷称赞,为学校引为自豪。学校取得如此优秀成绩,是这些老师多年来沤心滤血,辛勤教学的成果。感谢这些优秀的教师!我们这些学生今天在各个岗位上大显身手,贡献自己的青春力量,报效祖国,报答恩师的海大恩情。

      后来,这些知青,还有敬爱的老师,少有谋面,更无音讯。或许他们,有的已不在人世,而更多的,应是白发苍苍,膝下承欢,含饴弄孙,享受天伦之乐。在夕阳里,他们细数往昔岁月,拾掇酸甜苦辣,回味中,或许想到曾经的我们……

5

       原载:《椰城》2017年 第9期(总第253期) 作者:胡天曙(图片为编者添加,网络图片)

参考资料:
[1] 《椰城》2017年 第9期(总第253期)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董亚岭董亚岭,男,海南省三亚市人,黎族,本科学历,系海南诗社会员。现为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、秘书长,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,“黎族百科”网、 “黎族语言文学百科”网主编。

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