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族语言文学百科

广告

散文《油棕林》看过吗?

2017-09-02 11:01:19 本文行家:董亚岭

散文《油棕林》--来源:海南作家网--作者:胡天曙--时间:2017年6月3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油棕林(转载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作者:胡天曙

 

       村庄的东南面,有几处油棕林。油棕林,是我童年曾经的乐园。

       油棕林,不知道村人是什么时候种的,当我是孩童时,已见油棕苍碧一色,森森满坡。油棕树与椰子树相似,但又不同。椰子树,伟岸飘逸,其主干粗大,直摩云天,其长叶蓁蓁,果大皮圆,水汁甜爽,是海南岛的省树。而油棕树,略矮于椰子树,主干如围,叶柄有刺,为长锯牙状,果如小鸡蛋,黑油油的,其果熟后,可砸开坚壳,食其白肉,可练油,为炒菜之用,菜味香香。油棕油,有皮油和仁油两部分,其营养价值值含量颇高,享有”世界油王“之美誉。
       
油棕树高大,枝叶颇多。斩下其长枝,晒干,用做柴火,干叶编成条片可围篱,干的,可为引火之物。儿时,爱玩打仗之事。上午,穿着小裤杈,赤裸上身,拿着砍刀,与小同伴,走进油棕林。喀喀几下,几条棕榈长枝,被砍倒地,快刀去叶刺,斩头去尾,而后与小同伴搬到晒谷场。油棕枝制成步枪、冲锋枪、驳壳枪等“战斗”木制枪支。午后或月明星稀的夜晚,小伙伴,手持木制枪支,嘀嘀嗒嗒,冲啊冲啊,从村头打到村尾,乐不可支。童年的快乐,演绎得畅尽淋漓。打仗,模仿 战争战斗电影片中的场景,是小伙伴最快乐的娱乐项目之一。
       
油棕林,一年四季度常绿,碧翠如海。盛夏,烈日当空,蛱蝶戏花,蜻蜓欢舞,油棕林中静谧清幽,其果长熟。长熟的油棕果,长在密枝浓叶间,幼果为黑紫色,渐熟呈微红色。采摘油棕果时,采者手持砍刀,爬上其树,以刀砍掉长枝,取下油棕果,扔以地下。而后采摘者,爬到地面,把油棕果担回家中。摘下的果实,以水洗净,而后起火,以水煮熟。猛火烧煮,几个小时后,把油棕果从锅里舀出,凉干于圆匾,在剥去其皮,置于一口净锅,再以温火慢蒸,其皮渗出黄亮亮的清油,以小食羹舀入土罐,封好盖口。油棕油色微黄,油亮亮的,为上乘食油。其时,为上品。油粽油为上好菜油,村人藏好,有客来访,杀鸡,再以其油炒青菜,色美味香,端上长饭菜桌。主客静坐,来几碗米酒,豪饮畅谈,情谊欢洽,快活今朝。油棕油,成为待客的佳品。
       
一年冬天,油棕林来了驻军。驻军为人民解放军,他们个个长得结实,精神孔武有力,帽绣红星,身穿绿色军装脸上露出刚毅亲和的神情,还有那难得一见的军马。军马高大骠壮,长鬃淡黄之躯,四脚钉有铁片,其奔跑时,可听叮叮当当响声。军马咴咴直叫,亮出威武雄姿,看得村中小伙伴,羡慕不已,不忍离去,忘记回家。村前的出口处,有个炊事班,他们天天煮饭烧水,供给部队官兵。有时他们会拿一两块香香的高梁煎饼,给路过的小伙伴尝鲜。哎,驻军也亲切可爱,不拒人千里呢。村人有时可听油棕林传来的军号作息时间,嘀嘀哒,嘀嘀哒,多么好听的。驻军有时晚上练兵,打信号弹。在村南处,那时有个生产队的晒谷场,晚上打信号弹时,部队领导允许村人站数几十米之遥的地方观看。此时,四处静寂,黑黝黝的天空中,只有几颗星星在闪烁。噗,一声长啸,一颗信号弹生起,射着长光线,划亮夜空,升到一定的高度后,慢慢地降落下来,降落在远处的山凹地里。村人看得入迷,难得一见的奇观,此景只在战争的电影中,一饱眼福。打后的弹壳,练兵抛在小树林里,或许,他们故意留给村人做留念的。第二天,在小树林中,可捡到信号弹壳,村人如获至宝,拿回珍藏。在南面几里的地方,也是外祖母的那块茅草坡地,亦有一片浓碧如海的油棕林。那片油棕林也在此年来了驻军,那是炮兵部队的。有一下午,突听轰轰巨响,惊天动地的,那是炮兵在演习大炮轰炸的。大炮,大大四方的炮塔,长长的炮管,那有定脚的座基, 绿色的炮身,太美啦。村人在远远的看,这庞然大物,是战争的重要武器呢,多么威风的。油棕林,因树大林密,成为驻军练兵之处,其功不可没的。
       
数年后,油棕树已近老景,枝枯叶疏,少有长果,即使有几棵绽花结果的,但果子甚小,炸油量少,其用途已不大。更新的土坡后,昔日碧翠的油棕林树,被砍去枝叶,光突突立于坡地上。油棕树,有的已枯萎,倒仆于地。有的尚直立着,枯干油棕树藏蛀虫,此虫有大母指般大,头长硬角,白胖胖的,可为菜食。村人系篓持刀,来到小山坡上,把枯油棕树干砍倒,取出其肥虫,篓装回家,以花生炒干,享之,难得的美味也。后来,村人把全部油棕树砍倒,枯干后以火焚烧,变成灰烬。而后,村人在此山坡上,以锄头挖出橡胶坑洞,种上橡胶苗或其他果树,龙眼、荔枝、芭蕉等,在肥沃的小山坡上,生根长枝,抽叶生花,一派春意。几番风雨,几度春秋,原来的油棕坡地已不复存,而粉身亭亭、青枝碧叶的胶林等新林园,在农人希冀的目光,郁郁葱葱。
       
曾经的油棕林,欢快的童声,嘹亮的军号声,香香的油棕油,犹如一帧剪影,印在岁月的书册里。

       岁月远逝,今月夜,独坐清风,温一杯明月光,记忆之花片片,随风飘过。 

油棕林油棕林

       来源:海南作家网    作者:胡天曙    时间:2017年6月3日(图片为编者添加)
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董亚岭董亚岭,男,海南省三亚市人,黎族。自小热爱海南本土传统文化,系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、秘书长,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,“黎族百科”网、 “黎族语言文学百科”网主编。

分类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