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族语言文学百科

广告

李星青散文《说给冬天的悄悄话》看过吗?

2017-08-06 09:04:47 本文行家:董亚岭

散文《说给冬天的悄悄话》-- 原载:《琼西文学》创刊号 -- 作者:李星青

说给冬天的悄悄话(转载)

李星青(黎族) 
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被鸟吵醒的清晨

        在冬天说到最温暖的地方该是被窝了,睡到自然醒,才舒舒服服地裹着被子坐起来,再舒舒服服地坐一会儿,最后慢悠悠地享用早餐,这才是理想中冬天早晨的打开模式。如果肚子不饿的话宁可在被窝里待一辈子,直到地老天荒。可惜这个大好的晨光被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鸟搅和了。

       又是一个懒洋洋的清晨被一只鸟活生生吵醒了,注意不是唤醒而是吵醒。东方既白后它就开始在窗外的橡胶树上一展歌喉,声音极其清脆,可以和画眉百灵鸟一较高下了,原谅我翻来覆去也听不出来到底是何方鸟圣,也许它前几天才不远千里赶到小岛来,所以把整个冬天的憋屈统统发泄在我的窗台上,也许它的伙伴都不爱搭理这只多嘴的鸟类,或者它的妈妈从小就没有教育好它一只鸟的基本准则,自然它不知道在休息时间扰人清梦是多么没有礼貌的行为?真是气死人了!

      当我爬起来的时候,模糊着惺忪的眼睛,往窗外瞥了一眼,这只笨鸟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嘴巴了。阳光好不吝啬地宠溺着大地,作为小岛的土著居民(黎族),从出生到现在,阳光从来都对我宠爱有加,要不然把我的皮肤晒成如此健康的小麦色,(像翠翠那样黑黝黝的吧)。无论什么只要抬头看窗外这一片精致,心情马上舒展开了,不远处黛青色的猕猴山,窗外面就是小片金灿灿的梯田,还有一小片橡胶林。大朵白云在蓝天上撒欢起来,带着被雨洗后的清新,一朵朵软绵绵的蘑菇冒了出来,真想把它们统统抓回来养,看书乏了的时候和它玩一玩。冬天的橡胶树终于舍得换了她的时装,叶子开始染上枫叶红,再也不是一年四季的森林绿了,一点点的变化带来多大的惊喜呀。

       相对于听惯了市嚣的声音,我更喜欢被这自然的声音惊扰,晚上枕着蛙声入眠,来自田野上的虫声、风声和树叶翩翩起舞之声以及谷物生长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像一支巨大的催眠曲,在这样的“噪声”下,幸福地醒来又睡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江畔的冬天

       我喜欢在傍晚时分到江边去走走。

       江水蓝得令人动凡心,和天空的蔚蓝相辉映,真想躺在江心做一叶扁舟任意飘荡,或者到江里掬一口江水洗洗脸颊,是不是能把我这健康的小麦色脸蛋洗得白白嫩嫩。除了醉心这江水外,如果你仔细观察发现江边长着许多美丽的花花草草。他们远远近近惊奇地打量着你。一排排整齐的紫荆花最耀眼,粉红色的花瓣早已落英缤纷,清洁工阿姨总是辛苦地把他们埋葬。还有地上毛茸茸的分红团,蹲下去一瞧,原来是含羞草的花瓣。含羞草的花总是惹人喜爱,像极了粉红色的粉扑,杂乱的野草也显得温柔起来,小时候喜欢像逗小动物一样逗含羞草,让它羞羞地闭上眼睛。还有这一大朵鲜艳的三角梅,不管在哪个季节,她总是保持盛开的姿势,像一个立志美到死的女人,时刻都摆好优雅的姿势,会不会很累。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小花,他们安静平凡地盛开在江边,绿遍天涯。也许他们多么希望我停下匆忙的角度,和他们说说话,哪怕一个微笑也是对他们生长的鼓励,也许他们根本不需要过多的大染,只想静静地享受这平凡美好的生活。也许我不经意间已经打扰这片古老的寂静。

       在江边还可以看到许多垂钓者,他们仿佛已经形成一种默契,不管是清晨或者傍晚,总会有人自觉地在江边排好队,一只鱼竿也能坐上一整天。这些垂钓者大多是从北方来的候鸟老人,他们成双成对地出现,携手走长长的江边小道,看着夕阳下被拉长的背影,诠释了最好的“最美不过夕阳红,温馨又从容”画面。偶尔也有一些年轻人,江边来来往往散步的人享受这昌化江的欢乐与悠闲。期待生命的又一个春天。

       这不,窗外又是一片如洗的天空,高爽的日光洋溢,引诱得在房间里坐不住了,还是搁起笔,到江边去散散步吧。


       原载:《琼西文学》创刊号    作者:李星青(黎族)

参考资料:
[1] 《琼西文学》创刊号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董亚岭董亚岭,男,海南省三亚市人,黎族,本科学历,系海南诗社会员。现为黎语文学会常务理事、秘书长,海南省五指山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海南省东方市黎族文化研究会顾问,“黎族百科”网、 “黎族语言文学百科”网主编。

分类